大苍守夜人_第1131章 谁念西风独自凉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131章 谁念西风独自凉 (第1/3页)

  下方之人也哗声大作,伴随着惊叫连连……

  “这不是诗之韵律,出自堂堂诗道宗师之手,怎么可能?”有人言。

  “这不是诗!但是,这是诗文台,也并未讲求一定得是诗,兴许人家在写文。”

  “是啊,堂堂诗道宗师,焉能不懂韵律?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犯如此低级错误?”

  “看下去……”

  后面的五句一挥而就……

  “曾忆当年离别处,

  如今山远水长,

  一腔愁绪卸残妆,

  芳华西流水,

  别后满东墙。”

  天空一声轻响,宛若流水东去,七彩文波弥漫天地,在九天之上演绎出一幅美妙无双的精美画卷。

  “七彩文波!”满场大呼。

  “原创、首作!”

  “这首诗,虽然不合韵律,但是,上下相连,长短相合,极其精妙,这是一种崭新的文体!”

  “天啊,今日竟然能看到了一种崭新文体的开启?”

  “就说嘛,如果如此高端场合,没有点不一样的东西,也难以尽现高端文士之风采……”

  这话一出,换来了旁边人的讥讽:“兄台此言可就有些双标了,刚才林宗师的笛,难道不是乐道上的新门?为何拒绝?而轮到此人新开文路,反倒如此赞誉。”

  “这是有根本不同之处的,笛为器,而诗文并非器,器妙可掩盖持器人自身文道不足,而诗文则不同,天道认可即为认可……”

  一时之间,议论纷纷。

  最终也趋向认识上的大同。

  诗文跟乐器的确是有不同的。

  乐器本身精妙,哪怕别人放个屁,也能演奏天音,你说是乐器在起作用还是人在起作用?

  而诗文不一样,没有器这个中间介质,直接彰显文人的文道底蕴,天道认可了,那就是硬东西……

  南河居士手中笔突然变成了一把折扇,折扇轻轻一摇,无尽风流,他淡淡一笑:“诗道之上,墨守成规易,另开新道难,此《临江仙》并非诗,而是一种新的文体,名:词!”

  他的对面,邓幽额头突然渗出了一排毛毛汗。

  诗,他毕生研究的东西,他自诩仙都第一,但是,想依对方之题,在短短一柱香时间内勾动天道七彩文波,于他也是一件需要机缘的事情。

  即便他真的运气爆棚,写出七彩诗篇,他还是输了,因为他是墨守成规,而对方是另开新道……

  心灵一激荡,他的心思瞬间乱成一团,刚刚冒出的一点灵感,随之烟消云散……

  所有人目光全都落在邓幽脸上,心思也全都一团乱……

  甚至深宫之中,陛下又一次半俯身,几根手指又一次抓烂了青玉桌面……

  三皇子内心也是寒风吹……

  整个仙都,一派死寂,感受着极其沉重的压力……

  邓幽,能应对否?

  他以前的确是写过能勾动七彩文波的诗的,甚至还不止一首,他更是写下过《千古诗话》这样的诗道专著,但是,这一切的过往,能支撑今日最后一局的胜出吗?

  难!

  太难了!

  邓幽身侧,那柱香只剩下最后一小截。

  而邓幽手中笔,如有千斤。

  他的额头,汗水涔涔。

  满城观众,但有能看清他模样者,手心全是冷汗。

  “完了,他的心已乱!”计千灵一缕声音传向林苏,她自己的声音也都乱了。

  这就是关心则乱。

  本来,她是可以不必关心的,因为她只是罗天宗的一员,跟这场文战没多大关系,但是,也不知道是沾了林苏的光,还是受了他的害,被他挟裹着一脚踏进这场文战。

  如果赢了,她将和素月心一样,以神圣高洁无比的文名,荣耀一个时代。

  可是,在目前这种处境下,她看不到半分赢的可能。

  林苏手中茶杯轻轻放下,慢慢抬头:“邓兄,在下曾读过你的《千古诗话》,于诗道一途也是略知一二,今日代邓兄写上一篇习作,以回报邓兄《诗话》之惠,如何?”

  邓幽霍然抬头,眼中全是不敢置信。

  满城之人也全都大惊。

  眼看邓幽满头冒汗,突然一个旁人跳将出来,要接过这幅千斤重担?

  他知不知道这幅担子有多重?

  九瓣金莲之上,众人也是面面相觑,可以吗?

  林苏目光移向白玉台:“白长老,晚辈记得,此番文会的规则是:选手由各方自定,也并不限定一人只能出战一场,是吗?”

  白长老缓缓点头:“虽然规则并未限制,但……”

  旁边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打断:“既然并未限制,那就没有‘但是’……只要贵朝主导人同意,林宗师可代这位邓宗师接下这一轮!”

  这声音斩钉截铁。

  赫然来自白玉京两大特使之一的那个女特使。

  整个过程,她未发一言。

  但在这最关键的时刻,她发言了。

  一句话毫不客气地堵了白长老的“但是”,直接答应林苏的要求。

  三皇子眉头轻轻一展:“同意!”

  同意二字一出,代表着道台中心的人换了人!

  林苏一步到了道台中心,接替邓幽,成为诗文比拼的选手。

  全城之人,眼睛里全都是异彩纷呈,包括计千灵在内。

  这个小师弟,竟然还登台写诗?

  前期,他的算道已经让她震惊得五体投地,但她接受,因为她也好,他也罢,都是罗天宗的人,罗天宗的人算道走到哪一步,都不希奇。

  他的乐道,让她震惊还没有过去,现在他竟然接手诗文之战。

  他真会写诗?

  遥远的京城之外,虚空之中的素月心眼睛猛然大亮,她身边的金丝雀眼睛也突然大亮:“小姐,他还会写诗?”

  “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!”素月心喃喃道:“这两句诗外人不知,但我却是知道的!能够写下如此惊艳之句的人,本就该是诗道之上的一颗超级巨星!这重底牌今日要露了么?又会是何等惊天动地泣鬼神的妙句?”

  道台中心,林苏终于跟南河居士面对面。

  南河居士黄休笑了:“阁下这么一站出来,是宣告这位邓宗师失败么?”

  林苏道:“请黄宗师莫要忘记,此刻,你的对手是我,胜负与旁人无关。”

  “妙哉!”黄休道:“时间尚有最后十个呼吸,林宗师请!”

  这话一出,所有人同时摒住了呼吸……

  时间,只剩下十个呼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