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苍守夜人_第1130章 《十面埋伏》横扫全场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130章 《十面埋伏》横扫全场 (第1/3页)

  金莲之上,白玉京主事之人手中令旗高高举起。

  全场之人,目光牢牢锁定这面小旗。

  这是第四局。

  于紫气文朝而言,第二局之后的每一局,都是赛点局。

  于东域仙朝而言,第二局之后的每一局,都是绝境求生局。

  第三局,计千灵以让人难以置信的算道,硬生生扭转一局,给处于绝境的东域仙朝注入一剂强心针,第四局却又如何?

  第四局,是乐道。

  白玉京主事人道:“第四局,乐道!琴台启!”

  令旗一落,中心道台突然改变,幻化出一具古琴模样。

  紫气文朝那瓣金莲之上,一道琴声起,琴曲悠扬,悠扬的琴曲之中,一名中年文人踏琴而起,姿态极其优雅别致,他在空中一现,脚下宛若秋风万里。

  东域仙朝这一侧,一声笛声起,一条万里春江为桥,联接东域仙朝与中心道台。

  林苏手持长笛踏江行。

  两道乐声,两幅景致。

  左侧秋光万里苍茫大地,右侧,一江春水演绎无边动感。

  仅仅是一个开场,便将乐道风流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  乐道,才是众人真正喜闻乐见的文道。

  无声无息间,宛若季节更迭,两片叶子落在古琴台的两端。

  左侧之人,紫气文朝乐院学正郭亮。

  右侧之人,东域仙朝刚在西山小露端倪,就名满天下的乐道奇人林苏。

  郭亮手轻轻一挥,一具古琴出现于他的手中,他抱琴而礼:“林宗师,请亮琴!”

  “亮琴?”林苏微微一怔。

  “是啊,琴台之上,自然该当亮琴!”

  林苏目光慢慢抬起,静静地看着郭亮……

  郭亮眼中,这一刻,别有一番意味……

  计千灵心头猛地一跳,站起!

  但她还没来得及发言,上方那座金莲主瓣之上,三皇子纪察先开口了:“乐道比拼,该当并不局限于某种乐器吧?”

  他这话是向白玉京主持人发问的。

  白玉文战,他这个主导之人,事实上只是筹备负责人,进入真正的赛场,还是白玉京那个顶级长老主导。

  那个长老微笑:“所谓乐道,自然不限乐器,但选手所持之器,也该是已记入乐道器谱之正规乐器,否则,失却乐道比拼之含义也。”

  这话一出,满场哗然……

  继而面面相觑……

  林苏成为一个乐道天骄,在仙都百万俊杰群中脱颖而出,凭的就是他在西山之上,以一支横笛演绎九首妙曲。

  而今日,他登台之时,笛子直接被排斥。

  因为笛子不是载入《乐道器谱》的正规乐器!

  我c!

  玩不起么?

  知道敌不过他的笛,来这么一手阴招?

  纪察脸色微微一沉:“白长老!林宗师乐道驰名,靠的乃是掌中横笛,横笛虽然未曾记入《乐道器谱》,但已得天道文波,代表着天道亦已认可其为乐道,以其不入《乐道器谱》为名,排斥其于乐道之外,是否算是违逆天道?是否有违乐道探索无穷极之大道真义?”

  他这话有理有据,下方立时满堂彩。

  不管哪一道,都以探索为大道正途。

  任何一条道上,开新门,都是载入史册的大喜事。

  你能说这东西没记入《乐道器谱》,所以就该排斥?

  你只要敢说是,你就是固步自封的代表!

  你就阻碍了大道进程。

  白长老淡淡一笑:“殿下指责有些重了!本座从未排斥乐道新器,只是任何一个新器入谱,都需严格检验,检验尚未完成之前,不能算是乐道正器!殿下也是博闻广记之士,莫要忘了千年之前,尚有‘灵哨’夺魁的乐道丑闻。”

  这话一出……

  满城安静……

  灵哨夺魁的丑闻,乃是乐道之上家喻户晓的一段往事。

  千年前,西域灵朝也曾举办过一场乐道盛会。

  一位来自于异族的女子以一只哨子夺了魁,奉为灵域第一乐道宗师。

  后来,众人才知,那个女子乐道造诣其实不过尔尔,她能力压群雄夺魁,靠的不是她本人的乐道,靠的只是这只哨子,这哨子乃是上古灵兽“天外仙莺”的头骨所制,只要风吹过,就可以演绎出上古妙曲,而且更神奇的是,也可以牵动天道文波(天道文波是靠乐曲本身牵引的,天道可不管演奏者本人是不是真的精通乐道)。

  这只灵哨,放个屁带动的气流就可以夺魁,跟吹口哨的人没半文钱的关系。

  最终却让这个乐道造诣平平的异族女子,拿了乐道第一宗师。

  你就说讽刺不讽刺吧?

  这就是灵哨夺魁的丑闻。

  这个丑闻一出,整个仙都全都安静了。

  众人再观林苏,已然全都不是一开始的观感。

  此人原本不在乐道立足,他是罗天宗的弟子,理所当然该是算道扬名,但他偏偏以乐道扬名,难道说,他真是另一个“灵哨夺魁”的代表人物?

  有了这重怀疑,大家瞬间倾向于白长老。

  是的,白玉文战何等重要?

  还是用一种大家都懂的乐器,比拼一番比较公平。

  紫气文朝带队长老慢慢站起:“本座以为,白长老所言实属有理,白玉文会何等庄严?焉能再次出现千年前的乐道丑闻?幸好东域仙朝足够大,乐道奇才如过江之鲫,断然没有离开一位林宗师,就后继无人的局面,如果林宗师自认无法凭琴道与郭宗师交流的话,此刻换个人,也是可以的。”

  全场压力同时集中在林苏身上。

  计千灵都有点不敢看他。

  压力!

  这就是压力!

  他刚刚说过,面对任何人,压力都在对手身上。

  她信了,因为她知道他的横笛是何等神奇。

  但是,此刻,她却心乱如麻。

  因为白长老这么一带节奏,全场气氛都变了,他的笛子无法赢得众望,赖以成名的最大倚仗废掉了,他如何面对这千万人灼热的眼神?

  林苏手指轻轻一转,掌中逍遥笛随指而没。

  他轻轻一笑:“本人身上无琴,能否稍候片刻,本人现场制作一具?”

  “现场制作?”紫气文朝长老眉头一皱。

  “是!”

  满城同惊。

  突然,东北角紫气升空,一具瑶琴冲天而起,伴随着一个优雅的女声:“林公子,此琴乃是小女子祖传之物,名青鹰,借公子一用如何?”

  似乎回应这名女子的话,这具瑶琴突然一声鹰鸣,天空云彩同时震荡。

  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