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苍守夜人_第1129章 算道之中的那点玄机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129章 算道之中的那点玄机 (第1/3页)

  一次文战,决定公主归属。

  公主一归,决定白玉京与谁结盟。

  这是大战略,普通人或许看不到。

  但是,普通人也是有归属感的。

  紫气文朝五人来到仙都,在仙都这座仙朝首都,以文道击败仙朝,仙朝如何承受?

  这还是普通人的视角。

  真正文道高人的视觉还不在于此,他们看得更远些……

  如果只是失败倒还罢了,如果是遭受到碾压式的击败,那后果就太严重了,这会给天下传递一条劲爆的消息。

  以文道而论,紫气仙朝碾压东域仙朝。

  一旦这条定论形成,将会产生最可怕的连锁反应。

  各路天骄会将紫气文朝视为修行圣地!

  他们会前往紫气文朝“朝圣”!

  朝圣之路一旦开启,就永远都关不上,此消彼涨,东域仙朝就会彻底没落。

  高台之上,突然一声龙吟!

  一条青色长龙盘旋而起,龙威无尽,宛若真龙再世。

  三皇子纪察眼睛猛然一亮!

  他身后,白衣丽人一缕声音传来:“路清遥曾入皇家九龙潭,观龙十三载,这就是他真正的画道底蕴。”

  “能成否?”纪察轻轻吐出三个字……

  林苏眼中突然掠过一道神秘的光芒:“坏了!”

  两个字一落,那条巨龙一爪抓向身下的一只五彩凤凰,尖利的龙爪之下,五彩凤凰羽翼尽碎!

  “好!”全城大呼,激动非常。

  然而,巨龙之上的天空,突然裂开!

  一把天剑凭空而下!

  哧!

  巨龙脑袋一分为二!

  它的利爪抓破了五彩凤凰,五彩凤凰却只是虚影。

  天剑一转,变成画笔。

  画笔握在紫气文朝赵凌烟的手中,而巨龙重新化为路清遥,路清遥眉心一点微红,在赵凌烟笔下脸无半分血色。

  赵凌烟淡淡一笑:“画道之功,首重光影,你连本座随手营造的光影迷宫都看不穿,焉能与本座抗衡?”

  全城鸦雀无声!

  一龙一凤拼斗良久,每一击俱是惊天动地,但是,这只凤凰却是假的!

  它刻意以自己为诱饵,引诱路清遥发动致命一击。

  而它的真身,赵凌烟却隐藏于他看不到的地方,在他全力一击之际,画笔为天剑,一剑终结这场比拼。

  修行之人,虚者实之,实之虚之,司空见惯。

  但画道中人,看破虚妄乃是基本功。

  路清遥输在这基本功上,差距远比众人看到的要大得多。

  又是一场碾压!

  皇宫之中,仙皇一巴掌重重击在桌面!

  整座皇宫似乎颤了三颤……

  三皇子纪察脸上也终于失去了云淡风轻。

  老天作证,能让一个一向醉情山水的浪荡皇子,变成严肃至极的模样,实属难能。

  但此刻,他是真的嗅到了危机。

  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,摘取白玉文战主导者角色,于他是一场大胜。

  但是,如果在他主导之下,白玉文战用一种极其惨烈的方式,被人横扫碾压,他这个主导者也会承受巨大至极的污点。

  这就是主导者身上的双刃剑。

  可以加分,也可以减分!

  只要今天的战局朝这条深渊前行,那他刚刚唤醒的一点点希望,转眼间会成为套在他头上的绞索。

  遥远的一座楼顶,二皇子站在栏杆边,他的衣服轻轻飘起,他的脸色风云变幻。

  他身边的一个老人轻轻吐口气:“殿下,现在你是否真的确定,不主导这场盛事,其实也是对殿下的保护?”

  二皇子仰望苍穹:“世间之事,祸福相依,未到最后结局,谁也难以言得失。两局尽输,后面的战局,又会以何种方式打开?”

  老者道:“第三局,算道!殿下一直都信任的这个女子,真的值得信任么?”

  “她在世间几乎无名,但是,她是踏过天算碑的人!”

  “天算碑?踏过?”老者脸上突然泛起一丝奇异的动荡……

  金莲之上,林苏目光移向计千灵。

  计千灵目光与他对接,瞬间流过无尽的算道狂潮:“我读懂了你所说的压力,你也无需再给我压力!”

  她与他刚刚分析过五局三胜制中,第三局的压力。

  现在就到了压力最大的时候。

  前面两局,东域仙朝全输!

  第三局,直接成为对方的赛点局!

  林苏轻轻点头:“我相信你!可以成为这场死局的第一颗逆子!”

  “死局?”计千灵双目一定。

  “在他们看来……是!”

  “我不要他们看来,我要你来看!”

  “我不去看!但我会让他们……好好看一看!”林苏道。

  白玉京那片叶片之上,那个长老令旗再起……

  “第三局!算道!”

  他的声音一落,面前的中心道台再变,看似只是一座空空的平台,但是,流光隐隐。

  算道长河!

  哧地一声,紫气文朝高台之上,一人手起,万千算筹突然合为一条青舟,他一脚踏上,驰向算道长河。

  此人,紫气文朝算院学正霍东仁,人称“东仁算宗”。

  计千灵手轻轻一伸,一只近乎透明的手上,流光万丈,这一手,摘下虚空之中万千线条,组合成一朵透明的莲花。

  莲花为舟,载她入算道长河。

  两人一落在算道长河之上,长河突然动荡,两座奇异的阵法生成。

  “阵法?”段无缺眉头微微一皱。

  他旁边的一名老者道:“阵法只是承载,这道题目,该当与阵法相关。”

  算道长河之中,一根圆形晶柱徐徐升起,这根柱子通体银白,圣洁非常,柱子之上一道题目当众展示……

  “此为天机三逆阵,以此‘离火晶’为阵法能量源,离火晶柱高十丈,径五尺八寸,欲破此阵,需以等量‘素水晶’打入阵眼!此为‘素水晶’,三寸见方,请作答,共需多少块素水晶?答案更接近标准答案者,胜出!答案相同者,先计算出结果者,胜出!”

  题目一出,段无缺的脸色真正变了。

  那个长老瞅着这道题目,也是白须乱颤:“圆方之上!”

  “正是,天算之道,难达圆方,难也!”段无缺长长叹息。

  一般人看到这等层级的题目,只会当场抓瞎,但显然不包括算立宗的罗天宗,罗天宗这名长老和段无缺,都是精修天算之道的人,但是,面对这道题,他们同样抓瞎。

  因为天算之道,难达圆方。

  而这道题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