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苍守夜人_第1127章 星夜交流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127章 星夜交流 (第1/3页)

  所以,在这里文道异像,只有本人和文渊阁最顶层的守阁人知道。

  也正因为有这重异像,很多大儒都将这里当成隐居之地,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地突破文道,哪怕取得众位大能都觊觎的鸿蒙紫气,也可以瞒过大能的耳目。

  “必须得说,这重保护机制,来得正当时!至少可以让我们的交流不至于引起他人的警觉……”

  计千灵道:“传世青波级别的天算之术,师弟,师姐占你便宜了。”

  “所以呢?”林苏笑道:“以后对我好点?”

  计千灵白他一眼:“好啊,以后我跟你完全不见外行不行?”

  “行!”

  计千灵道:“那你将你测算无觉禅师挑水的那道难题,解给我看看?”

  “靠!师姐,你的不见外,就是明知道占了我的便宜,不想办法给我点补偿,反而再在我身上挖一锄头?”

  “是啊,正常的关系下,凡事都讲对等,你我都不见外了,还要什么对等?斤斤计较岂不就见外了吗?”计千灵振振有词。

  林苏瞪着她,一时完全无语。

  谁说玩算术的人不会说话?

  她就非常擅长钻空子。

  计千灵笑眯眯地看着他:“要不,我让猪儿过来,让你啃啃她的兔子?”

  林苏轻轻叹息:“师姐你这样说就不好了,你说得我好像贪吃好色一样,我跟你讲讲吧,不因为猪儿不因为兔子,就只因为师姐你!我跟师姐你的姐弟情深,满天文道青波俱为证见……”

  他再度讲解……

  这次植入了一个让天下人全都震惊的新概念……

  圆方之题可解。

  当日罗天宗中,他给丁紫衣出的那道题目,指着无觉禅师挑的两只水桶问丁紫衣,用这桶来挑水,请问灌满这面小池,需要多少担?

  这道题目中,有几个数目是恒定的。

  那小池的长宽高可以以算眼测量出来。

  这水桶直径、深度也可以测算出来。

  这没什么技术难度,以他们的算道修为,全都精确得很。

  但计算就很难了,因为池是方的,桶是圆的,这道题本质上就是圆方之题,而且还跳出了圆方,因为它不仅仅是面积,还有体积。

  面积也好,体积也罢,其实都是一个公式。

  这个公式你记清楚了,圆的面积计算公式就是:半径乘以半径再乘以3.1416!

  毫无征兆地,刚刚消散的天道青波,再度被新的天道青波覆盖……

  大约一个时辰,林苏讲完了面积、体积等等公式……

  计千灵纵然是算术超群,片刻时间里在大脑里硬生生灌入这么多的算术概念,她还是觉得需要小小闭个关,就在她站起之时,外面有一侍女快步而来:“家主,有客来访!”

  林苏和计千灵同时一惊。

  有客?

  会是谁?

  计千灵第一感觉是三皇子。

  林苏可以确定,不可能是三皇子,因为他与三皇子之间是有默契的,他们通过蝉翼交流,根本不需要登门拜访。

  但是,除了他会是谁?

  莫不是谢东?

  刚才连着两次天道青波,文渊之中,旁人一概无感,但有一人显然是知道的,那就是谢东。

  谢东是文渊阁大学士。

  天道青波降临文渊阁,守阁人是能发现的,他发现了,第一时间报告给谢东,谢东自然也会知道。

  如果是这个谢东,那就真的挺危险。

  因为谢东可不是一般人,他是拥有心瞳的人,他只要看看别人的眼睛,就能知道别人隐藏得最深的秘密。

  这个时候突然来访,林苏大脑里的一根琴弦猛然支楞起来……

  “谁?”他的声音很平静。

  侍女言:“凉山天女素月心。”

  也不知为何,这个名字一出,林苏和计千灵全都松了口气。

  计千灵轻轻一笑:“我本说让猪儿过来陪陪你,现在看来不用了,师弟,好好把握!我走了!”

  翻身而起,过了院墙,空中回头,眼里分明有些神秘的意味……

  我靠!啥意思?

  你还以为我跟素月心会有啥名堂不成?

  虽然说我们以乐道交流过,但那交流比你我之间的交流还单纯……

  凉山素月心,注定不是能有名堂的类型。

  因为凉山,是林苏心中一个设防非常严重的地方。

  还因为这个天女,跟孙真是宿世之敌(当时,孙真名叫向惊鸿)。

  同时,在如今处境之下,素月心也是敌人,为啥?她的凉山,是站在太子身后的宗门。

  “素天女大驾光临,苏何敢当之?”林苏亲自出迎。

  文渊的夕阳之下,素月心真的如同天外仙女,盈盈一礼:“当日西山上,初见林宗师,就该知林宗师终是潜龙在渊,如今果真已入文渊,成就正统,可喜可贺也。”

  “天女过谦,请!”

  两人穿过聚贤居的九曲长廊,来到后院。

  天空星光点点,一弯新月似乎从湖中升起。

  四时一派寂静。

  侍女上茶,素月心谢茶,落座,无尽优雅。

  茶杯轻轻放在她的面前,侍女躬身而退……

  “月心今日前来,只为与林宗师交流交流乐道,未知林宗师是否感觉唐突?”素月心道。

  “天女天人之姿,天乐之才,愿意与苏交流,苏是求之不得!”林苏道:“敢问何种交流法?”

  “管弦之交!”

  “管弦之交?”林苏沉吟道:“你我本就有过管弦之交……”

  管,笛子。

  弦,天河琴。

  笛子与天河琴之交流,他们已经有过,用文雅的说法就叫管弦之交。

  素月心轻轻一笑:“月心今日所求者,乃是借你玉笛一用,而我,借你天河琴一用,你我用对方乐器,演绎你的西山九大妙曲。”

  林苏笑了:“天女之交流,还真是别开生面。”

  素月心也笑道:“乐道之上,亦是触类而旁通,遇到新门而不入,必是抱憾终身,不是吗?”

  “是倒也是,只不过,苏从未抚过琴,可能会让天女失望。”

  “从未抚过?”

  “是!”

  “乐道之上,一法通而万法通,即便从未抚过,以林宗师之造诣,入门大概也只需一夜时间!”素月心道:“林宗师何不试上一试?”

  她的手轻轻一抬,她的天河琴横在林苏面前。

  林苏眉头微皱……

  琴,他是真的从未弹过。

  原来那个世界没有。

  大苍界也没有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