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苍守夜人_第7章 解语花前献妙诗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7章 解语花前献妙诗 (第2/3页)


  “此事与公子无关,不敢劳公子下问。玉楼再谢公子垂爱,还望公子体谅。”玉楼深深一礼,退回原位。

  酒楼死一般的寂静。

  众人也曾听过传言,玉楼与林家公子说不清道不明,难道是真的?

  可是今日的林家,已经破败。

  与她关系说不清楚的那个人,甚至都没有过来。

  这种情况下,她居然拒绝了张秀,拒绝了全天下女人所能找到的最好归宿……

  那个盛装妇人脸色微变,节目有点主持不下去了,求助的目光投向张秀,然而张秀冷着脸根本没看她。

  她的目光移向玉楼,玉楼此刻也自低头垂坐,也没有看她。

  空气似乎已经完全凝固。

  终于,盛装妇人勉强露出笑容:“世人言人各有志,既然玉楼姑娘自有决断,那……进入下一个章程吧,有请我玉香楼‘玉头牌’般若姑娘……”玉头牌,青楼的第一头牌,原来是玉楼,现在玉楼退了,新任头牌就是接替玉楼。

  右侧珠帘拉起,众人眼前大亮。

  右侧珠帘更密一些,开始的时候,众人也看不清里面是什么,此刻一拉开,一股青春活力扑面而来,九个少女拜伏于地,将中间一个绝色美女映衬成一朵花心。

  那个美女慢慢抬头,倾国倾城之姿立刻征服全场。

  明眸一转,满室春光。

  九个少女慢慢抬头,与此同时,中心那个美女轻盈而起,整个过程,就如同一朵鲜花盛开,充满美感。

  她,就是般若,二九芳龄,正是女人一生中最美的年纪。

  她轻盈地向着众人一礼:“小女子般若,为各位才子献舞一曲,此舞名为‘轻衣’,只望公子能记下般若身着轻衣的模样……”

  伴随着她这一礼,身后的九个少女也同时盈盈下拜,依然是一朵鲜花模样,只不过,这朵花儿此刻有了无边的动感。

  不过,她说的话……

  轻衣舞?

  众人有些吃惊……

  林苏旁边有人低语:“这轻衣舞,不就是玉楼姑娘昔日的成名舞吗?她这么做,是不是有些失礼?”

  今日新老花魁交替,新花魁可以表演自己的拿手戏,征服观众,但她偏偏选择刚刚离任的花魁的成名作,这下有意思了。

  传递的信号就是:她有信心比老花魁舞得更好!她要踩老花魁而上位!

  舞开场,般若身姿曼妙而奔放,她全身上下软如无骨,但偏偏顺畅如丝,伴随着空灵的古筝,她灵动的眼神时而幽怨,时而喜悦,明明毫不露骨,偏偏又演绎出了蚀人骨髓的那股子销魂……

  林苏听着耳边的议论,心有所感,目光移向左侧的玉楼,玉楼无悲无喜,平静微笑。

  舞毕,满场雷动。

  曲州十秀的喝彩尤其热烈,在他们的带动下,满楼的气氛直达白热化,全面超越刚才玉楼的《谢楼曲》。

  张秀站起身,走向右侧:“般若姑娘这一舞,才是真正的轻衣舞,小生见到如此妙舞,真正三生有幸……白银两千两,聊表心意。”

  双手呈上两千两银票。

  曲州八秀齐声喝彩,酒楼都快翻天了……

  下方众人个个脸有异常,这信号也太明显了……

  张秀刚刚被玉楼姑娘拒绝,立刻就反击,这一反击力度之大,下本钱之足,无与伦比。他说般若的轻衣舞才是真正的轻衣舞,一句话就否定了玉楼的成名才艺,象他这等身份的名士,一句话出口,基本就给轻衣舞定性了。

  他给玉楼送千两银票,现在翻倍送给般若,这当然也是当面扇玉楼的耳光。

  玉楼虽然恬静知性,但也脸色微变,珠帘之内,难以坐定。

  而般若满脸通红,妙目流蜜,娇声而谢,她身后的九个少女同时仰身,柔若无骨地用自体拱拥般若,般若今日的开场迎来完美的结局…

  那个盛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