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梦天书_第2章 横祸惊梦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2章 横祸惊梦 (第1/3页)

  “啊——你们,你们要干什么?”

  “干什么?这要问你!想不到,我们好心收留你们,却原来,竟是引了白眼狼到屋里!----”

  “走!跟我们去见官!”

  “对!绝不能轻饶了偷酒贼!”

  “别----别这样,别伤着我的孩子----”

  恍恍惚惚仿若还在梦里,瘁不妨地一股大力袭来,我还来不及睁开眼睛,身子已被人小鸡雏般拎提起来。我倒吸一口凉气,失声惊呼。

  睁眼看时,天已是大亮,身边的灶仓柴禾,证实我刚才的确还蜷靠在灶下的柴堆里的。

  昨晚和娘忙累了一夜,凌晨时分,烧糟的工序完结,我偎着温暖的灶仓,听娘说着酒神酿酒的故事,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着的。

  可这一觉醒来,眼前发生的一切,直如一场恶梦!

  只见糟坊的门已大开,门外堵着一群手执木棍扫帚,满脸愤慨的乡民。

  娘亲正被两个身板魁梧的大汉推攘着,其中一人抄手扭住了她纤弱的手臂,正要接过旁人递来的麻绳捆绑。酒坊老伯双目赤绽,正在对着娘激动地指指点点。老婆婆也不无卑夷地斜睨着这一切,再也没了昨夜的热情。而我的身边则站了一个眼如铜铃,吊眉塌鼻,满脸横肉的大汉,一只褐黄的粗皮大手,紧紧揪着我的衣领。

  “娘——娘——”我浑身颤瑟,哇的一声哭喊起来:“放开我娘!放开我娘!---”我拼命挣踢双脚,两手在空中撕扯捶打。

  “宝宝——”娘听到我的呼喊,不知从哪儿生出千钧之力,竟硬生生挣脱了两名大汉的钳制,朝我返冲回来。

  “哼-------一大一小两个贼胚,倒还亲热得紧!”我身边的大汉狠狠地将我朝地上一摔,污语辱骂中,娘扑上来,将我紧紧护在怀里。我感觉到她浑身都在不自禁地颤动,心跳得咚咚直响。

  我使劲从娘怀中探出头来,朝那大汉大声喊道:“不许你骂我娘!我娘不是贼!我们没有偷东西!”

  “呵,拼拼碰碰地折腾了一夜,把我的糟坊弄得一塌糊涂,还说不是贼!”老伯捋袖提绾,歪着脑袋气不打一处来。朝门外一扬手道:

  “乡亲们,乡亲们哪!可怜我们俩老,无儿无女,就靠着这糟坊过活呀!昨天天刚擦黑,她们娘儿俩来讨酒喝,身无分文的,我们俩老见她一个妇道人家,着实可怜,不光送酒给她救了这酒痨病的孩子,还留她们在暖屋里住。

  想不到呀,想不到她们半夜起来糟蹋我的糟坊呀!想来这一年的新酿全都要给毁了呀,我们俩老可怎么活呀!乡亲们哪,乡亲们哪!求大伙儿给作个证呀,一定得给我们讨回个公道呀---------”老伯伯一面说着,方才的愤慲已消失得无影无踪,双手打拱作揖,四下求告,极尽讨欢之能事。

  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,懵懵懂懂中,一种被欺辱的感觉压得我喘不过气来。我瞪大了眼睛,凄惶地望着老伯蜷驼的背影,一丝胀痛的感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