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梦天书_第1章 即 墨 求 酒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章 即 墨 求 酒 (第1/3页)

  即墨县南三十里。

  苍黄的莽野驾着秋意的萧瑟,只吝得一片没膝的枯蒿,在这条起伏不平的山间小道两旁,陪伴着我们母子,走过一路的风尘。

  一日的饥渴,早摧得娘亲步履蹒跚。我不忍心再看一眼她早已磨破了边沿的鞋。将头扭向左边。因为我知道,在那里面,是她被灰土和血污粘和着的小脚!

  娘亲本来是裹着脚的!虽然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,但外公在世时,她是从不用在外抛头露面的!若不是因为外公一个月前突然去了;若不是因为“毓醉”酒坊的那场大火;若不是为了要来崂山县找我三年不见音信的爹,她是用不着拆去缠足的!!

  夕阳的余晕变得越来越光怪陆离,我眼前的景物也开始变得模糊,阵阵晕旋伴随着恶心和燥热。我不得不紧紧闭上眼睛,抿紧唇,纤弱的手臂牢牢环住娘亲的脖子。

  “宝宝,你怎么样了?很难受吗?”娘亲还是察觉到了我的不妥,停下脚步,回头来焦切地望向我。

  “娘,宝宝没事------宝宝撑----得住!”我尽力放大嗓音,不让她担心。我知道,她已经很累了,很累很累了!却还要背着我,走了整整一天。

  从懂事开始,我就知道我得了一种怪病,每天都要喝点酒来维持体力。不然就会浑身无力,像常人醉酒般昏昏欲睡。不到几年,已到了需以酒代水的程度。好在我从来不会喝醉,可这怪病也使我七岁的身子骨,瘦弱得还及不上邻家五岁的小孩。

  乡间人把这病叫“酒痨”,说是娘怀着我的时候还天天尝酒落下的病根。因此上,从小娘亲就对我特别的疼爱,那其中夹杂着许多的愧疚。可我是从来也不为此而怨怪她的。

  娘叫秦酒娘,是外公的独生女儿。外公将祖辈传下的独门酿酒技艺和“毓醉”酒坊传给了她。凡是由她酝酿调配的酒,大多作为贡品被县府承送到了宫里。因此她十五岁就成了方里几百里内有名的“酿酒西施”。

  “宝宝,你再撑一阵,我们天黑前就可以进崂山县城了。等找到了你爹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啊——”娘亲又重复着这句被无数次修改了时限和地点的话。这一路上,我们不敢停下脚步,我知道,我们的盘缠已所剩无几了!

  可我从来不怀疑娘的坚强,轻轻地点头,无力地“嗯”了一声。娘亲还是不放心地回望着我:

  “宝宝,你三天没喝到一口酒了,不要骗娘,如果你难受得紧,就跟娘说----”娘的焦切开始化作哽咽,声音也颤抖着。我咬了咬牙,甩头道:

  “没事!娘-----宝宝挺得-----”我刚开了口,不争气的晕旋又肆虐而来,我只觉脑中一空,胸内猛得一阵痉挛,一股酸苦至极的液体冲上喉头,瞬息污浊了娘亲的后背。我只觉两眼昏黑,一口气续不上来,无力地向后仰去。模糊中,身子被不停地摇动,只听得娘亲无助的哭喊:

  “宝宝!宝宝你怎么了?你别吓娘,我们就快到城里了,进了城就有酒了!宝宝!宝宝——”----------

  “怎么样了?-----怎么样了?”一个暗哑的老妇声音开始变得清晰,冷风吹在面上,感觉从未有过的清新。口唇边传来熟悉的一抹酒香,虽然只是极其低劣的高梁白烧,也足够让我缓过一口气来。——我终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